鍾長宏

《自由步—日光、軌跡、身影》演出|樹林藝文中心演藝廳

長達8小時的舞蹈深度觀賞體驗,隨著時間流逝,探索身體軌跡與空間光影交互作用的各種可能,自高雄弔詭畫廊首演之後,這一次將前往樹林現地再製,重新演繹舞者在時間與空間中的流動變化,當近距離面對舞者時,觀者隨之在各個場域恣意地遊走,欣賞一幅幅身體的動態雕塑。

身體就是我的名片,用身體說故事給你聽|2020 我的看舞筆記

文/詹瑀宸

跳島舞蹈節多元多面相,很幸運 16 位藝術家之中,蘇品文的講座、工作坊、演出我都有參與。

彷彿舉手投足間每一吋她皮膚輕撫過的空氣都是幸福且舒服的,蘇品文的溫柔就是有這種能量。《少女須知》是今年跳島舞蹈節所有作品中看起來最沒有在跳舞的,表演者從容不迫地進行日常,用頭上頂著厚厚一本《美的歷史》的女性身體而非一個舞者的身體完成了場不為取悅任何人的獨舞。

簡單乾淨的古典音樂和舞台,15 分鐘的演出輕巧不拖泥帶水。表演者拖著小型行李廂從右舞台走出,帶著儀式感地將裡面的東西一字排開,和觀眾直接對話。我們很舒服地就進入這個作品的旅程了,表演者不僅為自己也貼心地幫觀眾做好準備。右舞台的淺色木頭矮長椅上有一台筆電,前面是延長線插座,點了盞燈後,品文從右到左使用每一個電器並優雅地展開電線插上。無論是磨咖啡豆, 拿杯子,倒水,她的眼神毫無保留,好像在用視線去撫摸一切,自在的仿若在自己的世界中。身為一個現代女性,我知道大部分女性獨處時絕對不像這樣如貓一般輕巧優美,就是歐洲中世紀貴族女性回到自己的空間也是想解開馬甲靠上椅背的。但她始終頂著那本書直到最後才到下舞臺把它往地上摔,除了視覺上的諷刺外,如同她在舞台上做的所有行為,頭頂書本很明顯也是自己的決定,沒有人強迫而是自己保持微笑地努力平衡、支撐那份負擔。老實說我不確定創作者的意圖

也不敢妄自為她代言,只是想分享我自己的一些想像。很直接的解讀是女性受到

的禮教限制的狀態,但因為這個細膩控制著每一分肌肉的演出不只畫面上很美, 也覺得表演者是自由、愉悅的,使我不敢太確定。若說是在描摹不自覺背負著不平等的傳統女性,我沒有留意到為甚麼最後選擇丟掉;若說是雖處於這個狀態仍努力經營生活,放棄這份辛苦實在太容易了,就畫面上沒有看到不得不堅持的無奈或原因;若說是好奇這套規則而嘗試的少女,最後不滿意丟得不夠大力的壓力又不知為何了?或許是因為我對女性主義的認知太薄弱了也可能是我過度解讀了,但能確知的事實是這個作品成功喚起了我主動思考性別議題的意識。

一直覺得她把脫掉衣物這件事處理得非常美,所以她褪去衣服的過程我看得特別認真。試一下、試一下、確定觸感,準備完善才依著自己身體讓衣服滑下。裸不是一件隨便的事情,它是具有意識的;又感覺裸不是什麼太大不了的事情, 只是自然的一個日常的一部分。裸體後喝著咖啡,擺出各種姿勢,剛強、性感、合理、不合理、跟隨節奏、暫停片刻;雖然我還是打出了這些字但若有辦法實在不想用這些文字去定義她遊戲的身體,因為事實上沒有也不該有文字能說明那個幽默的少女時光。

結束時觀眾的熱烈掌聲中竟有一種莊嚴感,台灣或至少這個場域裡的觀眾素質很好,大部分的人都有被調到一個頻率上,這是屬於作品本身外的一種感動。在「藝術家真心話」訪談結束後,蘇品文跟魏琬容聊到台灣需要更多更多女性主

義者,我在一旁好佩服她的使命感。而在演出結束後,我看到被感動、被影響的

觀眾們,目睹了她的實踐。

工作坊全名是:蘇品文-身體的平權實踐-觸覺【觸覺練習】大眾篇(入門)。大部分的時間所有學員皆是閉著眼睛的,品文帶著我們從肌膚經過空氣時的觸感開始,探索這個人體最大的器官的感知。我無法以文字完整描繪這個經歷,因為雖然整間排練室有三十幾個人,我仍覺得這些感受很個人。並不是說感受不到其他學員,畢竟空間的色調是因所有人而改變的,但這些觸覺經驗以及觸覺所帶動的身體動態因人而異,我既無法知道全貌,為避免誤導讀者對這趟旅程的理解此篇就只先談到這邊。

講座的主題是「我想回家跳舞」,有別於前三場,活動在來發咖啡所舉辦, 氣氛就像是一個沙龍聚會,陳逸恩、蘇品文、魏琬容坐在最裡面。兩位講者的分享、和與談人之間的對話內容都非常豐富,就提些自己覺得有趣的事吧!品文談到在她擔任北京現代舞團舞者的經驗明明跟在台灣雲門跳舞的經驗是相當的,確很少被人問及。我當初寫「藝術家真心話」訪綱時也曾想過,因為過往她的訪談報導的確很少提到,也很好奇那時學習武術這些經驗的相關事情,但因覺得與其他問題放在一起顯得不在一個主體架構下而放棄,最後訪談只圍繞在近期的作品和主題。品文說她透過不同世界的人的眼睛看到自己,說她的身體演繹的老虎, 我覺得真的太酷了,若非這場講座的主題恐怕翻遍 Google 也看不到這些故事。

《廟口晚風》之前在臉書看到只覺得又是一個樂齡活動而已並不以為意,但聽完

品文說的才知道其中的平權意識和社區意義,對我來說有很大的發現。

對於共同策展人魏琬容在第一場講座「台灣自己的舞蹈史」提出的問題:舞蹈能溝通嗎?我覺得至少跳島舞蹈節發生的所有事情都在企圖溝通,而且意圖非常強烈。此篇只寫了一小片切面,即可看見藝術家和觀者間進行了多少交流。

關於作者
詹瑀辰
劇場演員,但很愛看舞,第一次嘗試書寫看舞筆記,發現想從舞粉邁向舞

評還有太多要努力的。最近演了些偶戲,導了些兒童劇,打了些樂器,想說也寫些文章吧,於是下一步變成是得多看些文章了。儘管都有些不務正業但相信這一切都會回到身體。

身體我的名片|2020 我的看舞筆記

文/詹瑀宸

跳島舞蹈節多元多面相,很幸運 16 位藝術家之中,蘇品文的講座、工作坊、演出我都有參與。

彷彿舉手投足間每一吋她皮膚輕撫過的空氣都是幸福且舒服的,蘇品文的溫柔就是有這種能量。《少女須知》是今年跳島舞蹈節所有作品中看起來最沒有在跳舞的,表演者從容不迫地進行日常,用頭上頂著厚厚一本《美的歷史》的女性身體而非一個舞者的身體完成了場不為取悅任何人的獨舞。

簡單乾淨的古典音樂和舞台,15 分鐘的演出輕巧不拖泥帶水。表演者拖著小型行李廂從右舞台走出,帶著儀式感地將裡面的東西一字排開,和觀眾直接對話。我們很舒服地就進入這個作品的旅程了,表演者不僅為自己也貼心地幫觀眾做好準備。右舞台的淺色木頭矮長椅上有一台筆電,前面是延長線插座,點了盞燈後,品文從右到左使用每一個電器並優雅地展開電線插上。無論是磨咖啡豆, 拿杯子,倒水,她的眼神毫無保留,好像在用視線去撫摸一切,自在的仿若在自己的世界中。身為一個現代女性,我知道大部分女性獨處時絕對不像這樣如貓一般輕巧優美,就是歐洲中世紀貴族女性回到自己的空間也是想解開馬甲靠上椅背的。但她始終頂著那本書直到最後才到下舞臺把它往地上摔,除了視覺上的諷刺外,如同她在舞台上做的所有行為,頭頂書本很明顯也是自己的決定,沒有人強迫而是自己保持微笑地努力平衡、支撐那份負擔。老實說我不確定創作者的意圖

也不敢妄自為她代言,只是想分享我自己的一些想像。很直接的解讀是女性受到

的禮教限制的狀態,但因為這個細膩控制著每一分肌肉的演出不只畫面上很美, 也覺得表演者是自由、愉悅的,使我不敢太確定。若說是在描摹不自覺背負著不平等的傳統女性,我沒有留意到為甚麼最後選擇丟掉;若說是雖處於這個狀態仍努力經營生活,放棄這份辛苦實在太容易了,就畫面上沒有看到不得不堅持的無奈或原因;若說是好奇這套規則而嘗試的少女,最後不滿意丟得不夠大力的壓力又不知為何了?或許是因為我對女性主義的認知太薄弱了也可能是我過度解讀了,但能確知的事實是這個作品成功喚起了我主動思考性別議題的意識。

一直覺得她把脫掉衣物這件事處理得非常美,所以她褪去衣服的過程我看得特別認真。試一下、試一下、確定觸感,準備完善才依著自己身體讓衣服滑下。裸不是一件隨便的事情,它是具有意識的;又感覺裸不是什麼太大不了的事情, 只是自然的一個日常的一部分。裸體後喝著咖啡,擺出各種姿勢,剛強、性感、合理、不合理、跟隨節奏、暫停片刻;雖然我還是打出了這些字但若有辦法實在不想用這些文字去定義她遊戲的身體,因為事實上沒有也不該有文字能說明那個幽默的少女時光。

結束時觀眾的熱烈掌聲中竟有一種莊嚴感,台灣或至少這個場域裡的觀眾素質很好,大部分的人都有被調到一個頻率上,這是屬於作品本身外的一種感動。在「藝術家真心話」訪談結束後,蘇品文跟魏琬容聊到台灣需要更多更多女性主

義者,我在一旁好佩服她的使命感。而在演出結束後,我看到被感動、被影響的

觀眾們,目睹了她的實踐。

工作坊全名是:蘇品文-身體的平權實踐-觸覺【觸覺練習】大眾篇(入門)。大部分的時間所有學員皆是閉著眼睛的,品文帶著我們從肌膚經過空氣時的觸感開始,探索這個人體最大的器官的感知。我無法以文字完整描繪這個經歷,因為雖然整間排練室有三十幾個人,我仍覺得這些感受很個人。並不是說感受不到其他學員,畢竟空間的色調是因所有人而改變的,但這些觸覺經驗以及觸覺所帶動的身體動態因人而異,我既無法知道全貌,為避免誤導讀者對這趟旅程的理解此篇就只先談到這邊。

講座的主題是「我想回家跳舞」,有別於前三場,活動在來發咖啡所舉辦, 氣氛就像是一個沙龍聚會,陳逸恩、蘇品文、魏琬容坐在最裡面。兩位講者的分享、和與談人之間的對話內容都非常豐富,就提些自己覺得有趣的事吧!品文談到在她擔任北京現代舞團舞者的經驗明明跟在台灣雲門跳舞的經驗是相當的,確很少被人問及。我當初寫「藝術家真心話」訪綱時也曾想過,因為過往她的訪談報導的確很少提到,也很好奇那時學習武術這些經驗的相關事情,但因覺得與其他問題放在一起顯得不在一個主體架構下而放棄,最後訪談只圍繞在近期的作品和主題。品文說她透過不同世界的人的眼睛看到自己,說她的身體演繹的老虎, 我覺得真的太酷了,若非這場講座的主題恐怕翻遍 Google 也看不到這些故事。

《廟口晚風》之前在臉書看到只覺得又是一個樂齡活動而已並不以為意,但聽完

品文說的才知道其中的平權意識和社區意義,對我來說有很大的發現。

對於共同策展人魏琬容在第一場講座「台灣自己的舞蹈史」提出的問題:舞蹈能溝通嗎?我覺得至少跳島舞蹈節發生的所有事情都在企圖溝通,而且意圖非常強烈。此篇只寫了一小片切面,即可看見藝術家和觀者間進行了多少交流。

關於作者
詹瑀辰
劇場演員,但很愛看舞,第一次嘗試書寫看舞筆記,發現想從舞粉邁向舞

評還有太多要努力的。最近演了些偶戲,導了些兒童劇,打了些樂器,想說也寫些文章吧,於是下一步變成是得多看些文章了。儘管都有些不務正業但相信這一切都會回到身體。

小新肝計畫 - 今日芭蕾Ⅱ:經典舞作

台灣芭蕾舞界新星鍾長宏,曾為希臘國家…

小新肝計畫 - 今日芭蕾Ⅰ:大眾推廣

台灣芭蕾舞界新星鍾長宏,曾為希臘國家…